星与南🌙

秋天一鵠先生骨。

马!有时间试试

你🔫:

明白了,,,,,,,,,,吗?

没啥用的光耀:

!!学到了!!!!

王不留行板归:

有用!

( •̀∀•́ ):

转需!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*飞鸟症

对于一位黑手党的人员来说,身上有着大小伤痕倒也不足为奇,对于一名剑士而言,这更代表着一种荣耀。

只是这伤似乎有些奇怪,垂眸盯着小臂上的绷带,一咬牙忍痛拆开结,沁着红的绷带一圈圈松开,暴露出一道深深入肉的刀伤。深深创口四周肌肤泛着病态的红,切口清晰可见皮肉纹理,夹杂着血液凝固后的暗红。

“快了。”

几乎是无力的嗓音,没有平日时轻快的声调。那伤口忽的裂开,鲜红血浆伴着一只黑羽支棱出皮肉。我往后半倚了椅背,闭眼咬紧着嘴唇,指甲深陷进手掌试图缓解疼痛。再睁眼的须臾间,臂上已立了只着墨黑羽毛的飞鸟。

它抖抖羽毛,洒落着细小血珠,微微颤的抬手抚上羽翅轻蹭去仍有沾染的些许痕迹,却又拍拍翅膀飞出了窗外,就像他一样留给我的只有墨黑的孤傲背影。

“现在你可以相信我不是什么贩鸟分子了吧。”

我耸眉笑笑,开着玩笑。他几乎是蹙紧了眉,目睹这一切的发生。房间里只余我与他的呼吸声,暂时说不出话来。

当疼痛成习惯,或许已经是疯了。

大概是因虚弱,难愈合的创口在增加。索性不再理会,只是胡乱包扎伤口,忍受着细细碎碎的疼,抬手举起的是散发萤流蓝光的刀,也能看到算是遍布手臂的绷带。手腕一个颤抖支撑不住的垂下手,刀也随之落地发出哐当声响。

也许是想追上他的脚步,也许是想让他停留下来。可他是云是自由的云是留不住的云,所以我只有看着他,只能是看着他,却从不言语。

想要抬腕再度执起刀,却身子一软。绷带异样的鼓起,我想要捂住,但是迟了。从肩背上传来无数的痛楚,钻出黑色羽翅。我阖上眼呼吸越发沉重,摇摇晃晃起身,数只黑鸟随着动作腾空,鸣叫声尖利刺耳。

我可能无法忍受着痛苦煎熬,难以愈合的伤口毫不避讳的提醒我。俯下身握住黑蓝交错的刀柄,最后染上了血,红得扎眼。
朦胧之间心口一阵刺疼,在一群黑鸟中明显的一抹白色穿破了黑压压的一片,它似乎在寻找,往一个方向去。

我瞥了那通体洁白的鸟儿一眼,燃尽了所有自己剩余的时间,最后轻唤一声。

“云雀。”



*画了配图把自戏搬上来,依旧粗糙得不行。x

*

        混沌之中黑色苍茫黯然,光芒在黑暗的滋生下日益壮大,直到这黑暗无法将它笼罩,灿金色的耀眼光辉带来救赎。

        百年光阴似流沙自指缝滑漏,他胸前家族的徽章光芒依旧,继承百年祖先的不朽意志,将会在万顷倾泄阳光下继续带
领加百罗涅走向辉煌!

        不过再此之前,也该停下脚步来纪念这有意义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迪诺·åŠ ç™¾ç½—涅,生日快乐。”



(然后啪的一下把蛋糕砸他脸上。bushi